香港人正式革命, 市民宣讀《香港臨時政府宣言》



  • 沙田、荃灣有數千市民宣讀《香港臨時政府宣言》。

    示威者宣讀《香港臨時政府宣言》 – 02:03
    — RFA 自由亞洲粵語

    以下為《香港臨時政府宣言》全文:
    在人類文明的進程中,推翻破舊之物以建更美好之物乃必然之事,此之為人類進化之本。如舊有之政府不為人民所立、不為人民所治、不為人民所享,則人民建立屬民之政府,亦為必然之理。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已然不為香港人民所立、所治、所享,故今日我等宣告成立香港臨時政府。

    「人人生而平等,上天賦予全人類某此不可剝奪之權,包含生命權,自由權、尊嚴權及追求幸福之權。」此乃我等一直所認同及不可踐踏之真理及原則。人民為了不剝奪及不被剝奪,始建立法律及政府以保障自身及他人之權。政府一切之權力,乃源於人所賦予之權。政府如破壞以上原則,則人民有絕對之權力推翻及建立。

    如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及中國共產黨所控制,對香港人民的訴求視若無睹,不斷剝削人民之權利,不立利民之法,反而進一步剝奪人民之自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今日繞過立法會制定《反蒙面法》,企圖繼續壓制人民集會之權,不理會香港絕大多數的人民之意願。我等認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已然失去人民之認可及授權,故今日我等宣布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失去其合法性,行政長官,各司、局長立即失去其職位所賦予之權。

    香港臨時政府宣布:
    一、 原有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各部門歸入香港臨時政府管理。
    二、 原有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行政長官、各司長、各局長及副局長,各部門首長及副首長馬上離任及懸空職位,直至香港臨時政府委任。
    三、 各部門馬上停止自二O一八年起所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所頒布之新政策,各級人員保留其職位,並維持各部門必要之日常運作,直至另行通知。
    四、 香港臨時政府任期為五年或直至以全民提名及普選政府之體制及政府首長(以較短日期為准)。香港臨時政府必需在成立起計一年內籌備選舉,並於三年內完成選舉。
    五、 香港臨時政府首長及各部門之臨時委任官員,在其任期結束後,終身不可擔任香港政府及公營機構之任何官職及受薪之決策人員。
    六、 《香港法律》各條文暫予以保留,直至香港臨時政府頒布新法律。
    七、 解散香港立法會,並於三個月內進行選舉臨時立法會,一年內重新選舉立法會。臨時立法會議員席位為七十席。其中香港島、九龍西選區十二席,九龍東十席,新界西、新界東選區十八席。

    新民主女神像



  • 黃宇軒: 當暴政成為事實,奪回香港就成為義務

    歷史會記住,林鄭月娥政府在聲稱跟市民對話僅僅八天內,先後讓警察開槍射盲了一位記者、用實彈幾乎殺死中五學生、大量拘捕年輕人,並和應建制派的建議,立「反蒙面法」,進一步以高壓和警暴對待愈來愈清晰和堅實的民意。

    歷史會記住,2019年6月9日及之後幾天,香港政府有機會聽從民意,完全撤回「送中法」。它沒有那樣做,是第一步展露它完全無視香港人民意的暴政本質。

    歷史也會記住,從2019年6月16日二百萬人上街抗議起,香港市民清晰要求政府答應「五大要求」,但及後百多日,政府徹底無視「撤回送中法」之外的四大要求,而就連「撤回送中法」本身也拖了一段長時間。在這段時間,警察濫權濫暴無日無之,更發生了7.21警黑勾結事件、8.31警察亂打市民事件,政府一直只企圖以警力壓倒市民正當的要求,是它第二步展露了暴政的本質。

    這場抗爭運動來到第118天,立「反蒙面法」,可說是來到揭露香港政府暴政本質的第三步,而到了這一步,它已經將所有外衣都脫去,是赤裸裸的暴政了。

    這暴政,本來就一直存在,而118天以來,只是終於變得完全赤裸。它持續壓倒香港人對民主、自由和人權的追求。從2014年白皮書和8.31決定,到後來議員被DQ、參選人被DQ、政黨被取締、書店員工老闆被綁架等,香港人都看在眼裡,只是沒料到它會變得如斯赤裸和血腥。

    這個沒民意授權、沒正當性、不是由人民選出來的政府,在過去118天裡,一步步將它暴政的本質顯露,到了今天已是完全赤裸地展露出來。它到底還有什麼資格管治香港人呢?沒有,它沒有資格也沒正當性,如林鄭月娥所言,它「有的只是警隊」,換言之,只有純粹靠武力去壓在市民頭上了。

    林鄭在剛才宣佈「反蒙面法」的記者會說,許多人開始問「香港是否一個可安居的地方」。這些人問對了,正是因為有完全無視民眾的暴政,香港絕非一個可安居的地方。而管治香港的行政會議裡,問責官員不少被公認為無能至極的人,而一眾非官守成員大多是犯眾憎的過街老鼠。

    既然現存的香港政府選擇走到這一步,做盡一切,去在自己頭上刻上暴政二字,說明自己無資格管治香港人,香港人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趕走這個無權管治的政府,奪回香港。

    從今天起,大概不用再奢望有一個會「回答五大訴求」的政府,是時候,不讓這個「拒絕回答五大要求」的政府繼續存在。2016年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梁天琦,在被禁制參選後曾引用一句打動人心的話,「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當暴政成為事實,奪回香港就成為香港人的義務,到了這地步,是香港人履行義務的時候了。

    國父孫中山遺言:[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需努力]



  • 有可能是陷阱

    美人警告《香港臨時政府宣言》或遭官方滲透 疑為軍隊鎮壓提供借口

    據美國共和黨海外分部發言人俞懷松5日在推特上說明,香港號召建立臨時政府的事件,很可能是中國的假示威者滲透香港社會,進而發出的,如果香港人真的宣布建立臨時政府,解放軍就有理由進入香港社會,開始進行鎮壓。

    該報道指據了解,俞懷松生於1959年,出生地為上海,曾在文化大革命時受到迫害,流亡美國,1990年開始在美國共和黨活躍出現,2013年成立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親自擔任副主席,替數百萬名海外黨員服務。

    該報道說,俞懷松對先前得“反送中”及後續民主示威運動相當關心,多次在推特上積極發聲、回應香港網民的問題。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