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政-觸發200萬人遊行及2019七一衝突的原因,暴政血腥鎮壓香港平民



  • 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香港暴政-腐敗的香港特區政府

    先要搞清楚,香港人大規模抗爭的主因,不是要搞港獨,不是要與中國血脈割捨,而是要對抗暴政。秉承中國國父孫中山的「三民主義」。

    三民主義,又稱「孫學」,即民族主義、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
    而香港暴政與三民主義背道而馳



  • 民生:
    表面上香港人均收入比台灣高一倍,事實上香港最低工資比台灣低,只是香港人的工作時間長得世界第一
    香港工時世界第一

    可能你會疑問,港人都是工作狂嗎?因為香港的房價,也是世界第一,即使香港人工作得像奴隸一樣,仍然買不起房。
    香港房價世界第一

    造成房價世界第一的原因,是因為香港特區政府每天讓150個中國大陸人使用單程證特權成為香港人,同時加劇了人口老化及公共開支
    單程證特權
    單程證人口老化

    醫療系統不勝負荷,一次超聲波掃描等28個月。
    香港醫院輪候時間
    香港人習以為常的輪候時間,後知後覺原來是多麼荒謬。

    天價買水喝,還要被當成恩賜。
    賣給香港的東江水貴

    胡亂花錢,貪污嚴重, 97前後
    元朗行人天橋天價製造

    香港人沒話事權,被迫與中國大陸捆縛,經濟一落千杖
    香港與中國捆縛的經濟差過台灣

    把香港97前的北方空域空域強行割讓給中國深圳, 令香港被逼花費1千4百億另建機場第三跑道,同時破壞了美好的大自然。
    香港三跑危害



  • 民權:
    對於嚴重錯失的政策,市民想反對便只能等待放假,在陽光暴曬下走上街頭抗議,原因是偽議會無法表達市民訴求。

    功能組別,是非民選的立法會議席,卻有等同民選議席的投票權,而這些功能組別大多由政府控制,而且佔了一半比例。
    功能組別比例

    雖然政府一開始便有一半票數,但還是要有3分之2贊同才可通過法案。於是政府藉著老人院洗腦,選舉舞幣,什至種票等手段獲取支持他們的議席。
    老人院種票
    香港選舉舞幣

    種票還不夠,還要褫奪不同政見人士的參選資格,什至褫奪已當選的議員。
    DQ議員

    人民已經失去了監察政府的權利,政府一直只靠權貴支持,令香港成為「奴隸港」,但現在連商界也開始不支持這暴政。
    香港總商會促政府回應市民訴求

    當政府不再受市民監察, 自然貪污當道
    香港納稅人的錢都版政府亂花

    市民、公務員、政府各部門都譴責政府,於是政府放大警察權力換取警察支持,現在就只剩下警察、黑社會、和少部無知的中年/老年人(俗稱藍絲)支持政府。
    政府各部門譴責政府

    被放大權力的警察,被香港人稱作黑警,他們隨便暴打示威者、非禮女示威者、隨便暴打路過市民、什至在行動中公然非禮女路人,而不獲追究。只要配上「清場」二字,政府也不敢追究他們,因為現在只剩下警察一個部門支持政府。

    黑警令原告變被告
    黑警令原告變被告

    黑警清場公然非禮
    黑警清場公然非禮
    photo_2019-08-11_12-26-21 (5).jpg

    沒有暴徒,只有暴政。黑警濫權,令市民憤怒。
    photo_2019-08-11_12-26-19.jpg

    黑警脫女示威者褲遊街
    20190805pfb80_HK.jpg
    girl_exmobile_20190805_S_1024.png

    連在場記者也照打
    警察打記者
    投訴無門
    記者被打投訴示成立

    對沒有武器的少女眼部發射布袋彈,美少女慘失一目。
    photo_2019-08-11_21-30-48.jpg

    警察已被歸類為黑社會,因為多次撐警活動,也是以黑社會為主,因此警察放任黑社會暴打什至斬傷示威者,黑社會什至連路過的孕婦也打倒在地,然而警察依然不起訴。
    元朗白衣人事件

    警察黑幫一家親
    警察黑幫一家親
    元朗白衣人撐警

    曾經有網上紅媒指沒有孕婦被打傷,最後證實被打倒在地女士已懷孕3個月
    pregnant_thumb_20190724_S_1024.jpg

    連外國記者也不放過,印尼記者慘失一目
    香港黑警射盲印尼記者眼

    剝奪市民集會權利,即使你只是和平集會,只要人數多,警察便放過期的有毒催淚氣體驅散人群,即使是人口密集的住宅區,還是有小朋友的地下鐵路。
    photo_2019-08-11_21-30-40.jpg
    小朋友吸入毒氣
    2.jpg
    3.jpg



  • 民族:

    把香港本地人的福利、學位送給中國大陸人,把房屋資源優先給大陸人,在不公義的制度下,令部份香港人仇視大陸人,造成民族分裂。令彼止敵視對方,大陸人以為所有香港人都是搞港獨、不認祖歸宗。香港人都以為大陸人是來搶資源福利。以至民主思想難以傳承到中國大陸

    photo_2019-08-11_14-20-32.jpg
    3.png
    2.jpeg
    1.png

    除了用政策分裂民族外,香港政府還以外人不可以干預來繼續他們的獨裁。
    photo_2019-08-11_12-26-20 (2).jpg



  • 沒有人權,人民就是奴隸
    IMG_1916.JPG
    IMG_1909.JPG

    #出自連登
    #請轉載至微信百度及各大內地討論區

    #香港抗争者致内地同胞书

    致广大内地同胞:

    在香港这场有如六月飞霜的风暴中,我是其中一名微不足道的抗争者,也许我并不足以代表其他抗争者们发言。可是,这场自六月展开的风暴,就是由一群都 像我一样微不足道的抗争者所形成的。所以,请容我向你们娓娓道来,究竟身处在这场风暴风眼之中的人们,在他或她们的瞳孔中,映照的是一幅 怎样的景象。

    在阐述一切之前,请先容我们向你们道歉。就一直都没有向内地同胞,就这场抗争作出任何的解释和说明,我深深感到抱歉。

    因为由一开始,我们当中就没有任何人预想过,这场风波会发展至今天的规模。到今天事已至此, 这明显再也不是一场只关乎香港本地人未来命运的抗争;这也是与全中国十四亿同胞的自由与未来密不可分的抗争。

    这不是一场关于港独,关于香港要与内地割离的抗争。

    这是一场由一群勇敢,正直和善良的内地同胞,在三十年前于天安门广场外,所遗下的悔恨,鲜血与泪水中,所灌溉而成的抗争。

    「去游行,天安门广场。」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的职责。」

    三十年前的那一幕,一位头缠红巾,脚踏自行车的北京大学生,与记者的对话在镜头下被记录下来的那一幕。

    至今仍在香港人之中,在我们抗争者之中广为流传。

    不因为什么,只因为香港人自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那一夜,就从来未曾与内地同胞割离。

    想要割离我们的,从来只有在高处俯视我们的极权。所以你们在新闻,微讯和内地一切的资讯传递平台中,只会看到一群黑衣暴徒在破坏,看到一群黑衣暴徒 毁坏国旗,一群黑衣暴徒攻击警察。

    却不会看到,香港市民被警察在和平示威中刻意瞄准头部射击重伤致盲;不会看到穿上制服的警察,与攻击市民的黑社会交头接耳互相寒暄;不会看到我们的特首, 对死谏的年轻生命逝去的冷漠;不会看到打着支持政府旗号的暴徒,可以四处随意攻击平民却不会受到法律制裁;不会看到香港的年轻人,被黑社会斩断手脚根瘫 倒地上鲜血淋漓的一幕;不会看到代表国家的中联办官员,公然在聚会中煽动乡绅黑社会攻击平民的一幕这一切,都是这场抗争活动的规模,愈发不可收拾的真正原因 。

    因为香港沉默的多数,有良知的善良一群,也渐渐看清楚在极权政府下的一切,包括法治,民主,自由等种种承诺,都只会沦为统治者为掌控权力而抛下的谎言。
    IMG_2155.JPG
    在 极权政府眼中,掌控社会,维持秩序的方法,从来都只有谎言,恐惧和暴力。这也是为什么香港市民,会在一区接一区中相继起义,前仆后继。我们攻击的从来不是中国,不是内地同胞 ,而是我们我共同敌人 - 以极权统治人民的政府。
    photo_2019-08-11_14-22-19.jpg

    这一场抗争,将香港体制中的贪污,腐败以及公权力的不受控与法治的崩坏,一层接一层的揭露。使香港的沉默多数人终于开始明白到,抗争爆发以前所谓歌舞升平的香港 ,究竟是有多么的堕落与腐朽。

    也许,在多数的内地同胞眼中,我以上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在香港发生的一切都是外国势力所策划的反中活动。于此,我也不抱任何希望可以说服你立即改变心意 。但我真诚的相信,总会有一天你会回心转意,总会有一夜你也许会回想起二零一九年这一场在香港的风暴,这一场由香港年轻人发起的抗争。在历史中, 这场风波多半会是小小的涟漪;更可能的是,这会是一场失败的抗争就如同三十年前在天安门前的那一夜一样在抗争者之中,我们很多人都清楚,都知道,这是一场强弱悬殊至极的抗争,比三十年前的那一场风暴更令人感到心寒,绝望。

    可是,为什么我们依然要站出来?

    无他,就如八九年那天风和日丽的白昼,在北京脚踏自行车的年轻人所说的一样:

    「因为这是我的职责。」

    这场抗争也许是香港人的最后一场抗争。在这场抗争以后,香港人很可能再也无法与广大内地同胞中的自由民,再一次并肩同行。香港人这个身份,这个族群,也许在这场抗争失败以后,很快就会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可是,希望各位内地同胞谨记,香港的抗争者,从来都不是你们的敌人。

    在此,我谨向各位身处内地,仍冒着极大风险声援香港的同胞,自由民们,致以最真诚的感谢,任何字句或词语,都没有办法表达出抗争者们对你们的感激, 望你们即使孤身一人,也能够继续坚守信念,直至囚笼打开的一刻。对于在极权统治下不敢发声的同胞,我们也绝对理解你们的艰难处境,有你们的明白和心意,香港抗争者绝 不孤冷。

    IMG_8291.JPG

    最后,我想提及一句在香港抗争者之中广为流传的句子:
    「希望在抗争成功后的某一天,能够在煲底(香港立法会示威区)脱下面罩相拥,再会。」

    在此,我也衷心祝愿身处内地勇敢的自由民们,以及广大内地同胞:
    「希望与各位在某一天,能够在真正自由的中华国度中相拥,再会。」

    这一切,也许都是我们接下了三十年前那夜,那群勇敢,正直与善良的中国同胞在弥留中所遗下的嘱咐的宿命。

    但这份宿命并不是一个诅咒,而这份薪火也必然会继续流传。

    这一个夏天,香港人会为历史留下一个印记。

    如果,这个印记同时能够为七百万香港人,以及十四亿中国人民的自由,带来一点点正面的影响。这样,对我们这群身在香港的抗争者来说,就已经

    心满意足。

    在思考该如何写这封书信的时刻,窗外的抗争仍在激烈的进行中,不知道未来的日子会变得如何,但愿上天保佑所有良善的人。

    此致

    一名微不足道的香港抗争者上
    二零一九年盛夏
    中國民主